蕙蕙蕴

越了解这座城市,就会越爱它

大霹雳:

    爸爸支边到新疆几十年,口音一直没改变,一句普通话都说不出,妈妈一口浓重的新疆口音普通话,倒是我赶上普及普通话的好时候,练就了一口二级甲等普通话的水平,可一句南京话都说不出,一句新疆话也说不出,于是我们家三个人三种口音,一派大融合的奇怪氛围。虽然生长在遥远的新疆农场,但是小时候开始,就对南京这座城市不陌生,因为在我家,就像仪式一样,每四年,也就是一到世界杯的年份,就要到南京一次,因为爸爸四年一次的探亲假。那时候我对南京的印象就是:坐好几天的火车,看着窗外茫茫的戈壁变为江南水乡,从干燥的气候到湿黏闷热的天气,还有各大景点里绿森森的树。

    我一直不太明白,作为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为什么爸爸每次回来都要像个游客一样要带着我去中山陵、明孝陵、莫愁湖、雨花台等各种本地人都不会去的景点呢?后来渐渐意识到,每次带我游历的时候他都会说,这以前是怎么怎么样,现在是怎么怎么样,那以前有什么现在没了什么,他小时候常常在这干什么,现在却变的认不出......这可能就是一个离乡人的情怀吧?总是一遍遍的去同样的地方,一遍遍想找寻些自己以前的回忆,因为这座城市的新记忆里已经没有了他们。

    印象比较深的是说起家里开设的新都照相馆,因为以前只有黑白照片,彩色照片都靠后期着色,那时候每天爸爸都会到照相馆去帮忙,打灯、招呼客人、裁剪照片、洗相片......照相馆玻璃上张贴着着色后的大彩照,时不时就有人因为觉得照片太逼真凑近了看,“嘭”的一声撞在门上,他们会哈哈大笑:“又有人撞到唠。”现在走在夫子庙,老爸还是会说起小时候住在这的光景:莲湖的糕点口感细腻,秦淮河里经常能摸到小鱼小虾,永和园的小吃鲜美无比......南京就像是他们的大乐园,春天三五好友背着手风琴小提琴到莫愁湖公园郊游,夏天在节制闸举着衣服游个来回,秋天梧桐叶黄看石像路无限的壮观,过年了一定要做盆什锦素菜互送亲朋邻里。小时候这些拼拼凑凑的记忆和想象就是我对南京的印象,它有和新疆一样的豪爽,又有南方独特的毓秀,它用玄武湖的满湖清香迎接来客,也用枝叶茂密的梧桐树为市民遮挡荫凉。

    高中时候,全家搬回了南京,在南京生活的这十一年,我对南京的感知才慢慢丰满起来。都说大城市排外,每当我问些在南京人看来很白痴的问题时他们也会嘲笑我,比如我问“夹生”是什么意思啊?他们会答:“哎呀,夹生你都不晓得啊!你这个外码!”但是他们又会很认真的问各种关于新疆的问题。南京有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叫“不存在。”比如,朋友帮了你忙,你致谢,朋友会大手一挥:“我俩哪个跟哪个啊?不存在。”你做错事了找理由狡辩,朋友说:“不存在,你错了就是错了。”可能就是南京人民这种洒脱直率的作风,实在也让人生不起气来,可能他们的语气听起来不客气,却没让自己有被排挤的感觉。我认识的好几个在南京上学的朋友,毕业了都选择继续在南京,问他们为什么时,也答不出所以然,只是说:反正就觉得南京好。关于南京博爱的概念就是这样吧,即便说我是外码也不会生气,因为知道这座城市的友好,于是也让人有很强烈的归属感。

    每个人爱一座城市的方式不同,有的人画画,有的人写字,有的人拍照。2010年我萌生了做一本关于南京的独立杂志的念头,因为觉得南京虽然没有北上广一线城市的繁华,可实在很有自己的味道。凑巧的是2011年参加了《城市画报》在玄武湖梁州举办的“我们这裙人”活动,有幸见到了《城画》的主编黎文并做了短暂的交流,也因此下定决心去尝试做这件事。我们给杂志取名叫《闲》,好似南京给大家的感觉。在网上发出这个意愿后很快召集到了有同样爱好的伙伴,2个月出了我们的第一期,后来回想,或许是因为大家对南京的文化有很强的认同感,才会让这件事情的进展如此顺利吧?因为大家都是业余时间做杂志,后来的两期时间都有所拖延,虽然做独立杂志的人很多,虽然我们也不知道会坚持到哪一期,虽然在这件事中不但没有所谓的利益回报还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可在这个过程中,我突然发现,越了解这个城市,就会越爱它!无论是乘着地铁这种现代化的工具潜行在南京的脉络之间,还是站在城墙之上抚闻历史,抑或是在市井间的小市集里闻到这座城市的烟火气,南京都会呈现出让你惊喜的一面。

    当你早起迎着朝阳到老城南吃上二两煎的金黄焦脆的锅贴,砧半只盐水鸭拎回家,看鸡鸣寺古刹樱花相映成趣,听馄饨摊老板一声不见外的:“还要辣油啊?”还有箍桶巷、剪子巷、绫庄巷这些从名字就可以看到南京手工业历史的小巷子,你会发现,南京的每一寸路、城墙的每一块砖似乎都有故事。逐渐新生的咖啡馆、书店也在为南京增添新鲜的文化氛围,上海路一带简直要成为中外友谊交流的文艺聚集地,颐和路的民国建筑依然在展示自己的独特风格......阳春白雪、下里巴人,在南京这座城市里显的如此相得益彰。

     这就是我在一蔬一饭、一叶一景、一笑一闹中爱死的城市——奔放又内敛的南京!无论是父辈们口中那个古意悠远的南京,还是我们自己眼里这个古今交错的南京,我们都在心里深深地爱它。


父辈们眼中的南京:






我与朋友们眼中的南京:








金鱼花火:

好久不发自己做的菜的照片了~原因也有,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事……最近这段时间也做了一些调整,工作日的便当菜不盛出来拍照了,每次都是对着锅拍一张,然后直接装饭盒,感觉轻松了好多,也节约了不少时间。

周末两天一天出去玩,一般都会更新外食,一天宅在家做一些相对比较费事的~

8月24日的休息日小厨房:酸梅汤、卤肉饭、麻酱豇豆、清炒荷兰豆

装酸梅汤的杯子是在细路明(微博:http://weibo.com/xiluming)的米米旧玻璃杂货铺买的,回头有机会专门写一篇介绍一下这家店~卤肉饭没吃多少,因为比较腻,剩下的打算和四季豆、土豆炖来吃。

然后作为豆类爱好者,中午吃豇豆,晚上吃荷兰豆也是太正常不过了~

酸梅汤

1、乌梅10-15颗,多冲几遍水,洗干净,山楂3-5片;
2、一锅水烧开,加入乌梅和山楂,再加适量冰糖,中火煮5分钟左右,转小火,30-40分钟就可以关火了;3、盖上盖焖一会儿,不烫了之后尝一下味道,太酸就再加糖,因为酸梅汤热的时候喝起来很酸,也不用加太多,冷了之后会变甜~

卤肉饭

1、香菇洗几遍泡发,水不要倒,切丁,洋葱切丁,五花肉切丁,盐、白糖、料酒、生抽各放一点,再放几片姜,腌制一下;
2、平底锅不放油,五花肉放进去煎到出油,放5、6颗冰糖炒化,再加两片香叶一颗八角翻炒,移入炖锅;
3、炖锅内加开水和泡香菇的水,放适量生抽和一点老抽,再放一段大葱,烧开后转小火;
4、洋葱丁炒软,香菇丁炒香,加入炖锅中;
5、煮几个鸡蛋,剥皮丢到炖锅里~再烫几片青菜;
6、肉煮软之后,大火收汁,加盐调味,浇到米饭上,再放鸡蛋和青菜就可以了。

卤肉饭要用小碗吃,因为很容易腻~

麻酱豇豆

1、芝麻酱、热水、生抽、盐、糖调成味汁,晾凉待用;
2、豇豆洗干净,切段;
3、准备一盆凉水,放点冰块进去~
4、烧一锅开水,加一点油和一点盐,倒入豇豆,水再次开的时候捞出来,在冰水盆里泡一会儿;5、将豇豆沥水,和第1步的味汁混合均匀即可。

清炒荷兰豆

1、荷兰豆洗干净,去掉两头和老筋;
2、锅里放油,炒荷兰豆,再放盐调味就好了……

金刚芭芘芳芳:

要为了拍出晶莹剔透的感觉,全逆光,过程很纠结,此处省略三千字!

芦苇染的小厨房:

【醋溜土豆丝】————唔....看看这刀工!!尊的素一丝丝的啊!


今日立秋.....蛋素....... 说好的 “凉风至”、“白露生”、“寒蝉鸣” 呢?摔!

【美味美图】粤讲究的粤是美味的

Bestfood美食中国:







原汁原味文庆鲩







脆皮崩纱牛腩







双色鲜淮山







农家豆角干香茅东坡肉



餐厅就餐区


美味出品:


星河湾酒店


地址:广东省 广州市番禺区番禺大道北1号
电话:020- 3993 6688



 




 

四月的眼睛:

Lydia出手不凡 咖啡巧克力曲奇 好吃到爆


Food styling&Photograhying: April

youmou life:

泡芙


今天心情不好,为了转换心情做泡芙吃。

第一次的泡芙,做的过程有点担心又很快乐。

看着一个个在烤箱里长大,一旁很努力地煮custard。


满口的甜美

心情也转晴了


photo by K-BEaN

【食事】堂倌吉祥

傻球啊:

这趟饭儿吃得欢乐。

 

在饭馆乱窜,举了相机瞎拍,一抬手——“顾客您好”——哎哟,偶遇堂倌,正气的招呼,声音又洪亮,我倒吓住。回了礼,继续流窜——“您晚上好”——又一堂倌,也是殷勤响亮又有点突然——嘿嘿,这饭馆的堂倌有意思。

 

落座,准备上菜,来伺候的是一十七八九黑瘦小小伙:“晚上好,请问可以为大家上菜嘛?”——话尾有点收,可话起头那时间点的突兀劲,居然同之前偶遇的俩堂倌一个气质,是股向阳性啊,又有愣愣的傻。说向阳性,留意观察植物就懂,枝干也好、叶也好,都趋光,长着长着都长歪一边去——如果日头不是整日从东走到西——话题岔了,其实,是要说这堂倌儿有股植物性,和善得很,虽然感觉有点笨拙。

 

上菜有规范,得先征求了宾主,傻愣愣自顾自把盘盏往桌上堆,那是自己上了自己勺。小伙话语来得突然,在座一干人冷了两秒,似在回味他不标准的普通话。反应过来却又觉得这孩子自信谦逊又喜气,就笑着说诺。上菜,第一道主打。依规矩,菜上转盘,堂倌顺时针转至主人上宾前,退后一步报菜名。黑瘦小伙方刚血气,菜一上桌,做转势时语已出口。这下好,反对声出,这边厢,几位名堂多的女性因要拍照,喝止“别忙别忙,拍照儿”。那边厢,懂行老吃客也指正——小伙儿,菜尚在你面前,莫急报名,莫急哈。我坏,笑逗他:“是呢,看,唾沫儿乱飙了罢。”唾沫儿当然是没有的,小孩儿居然懂得同他是玩笑,先停了手中转,方便众女客;又回转脸来笑对我同指正者,说声对不起呢,见了客人高兴一激动啥都忘了,给大家赔礼儿。嘿嘿,小朋友情商不低。

 

刚在心里夸他,小孩儿老实本性又暴露。上第二道菜,放放好,好自然滴又要转,众女客又起哄停停停。慌得他,抱歉忙不迭。其实女客是爱他罢,难得质朴一小孩,乐得见他出出错亏一亏,于是,接连有女客让他盛汤换碗盘来鲜榨玉米汁拿纸巾……连同桌男客都笑,叮嘱道,小伙儿,桌上女人最大,记得了。小孩儿嘿嘿笑。

 

吃完,离席,下电梯。小孩儿送至电梯口,突不及防的90度鞠躬,嘴里说的是谢谢光临的意思,声音大得好光荣,连周围不相干人都哈哈笑,哈,这孩子。

 

小时看老北京写的旧时堂倌,讲的是“伺候殷勤周到,处处给主顾省钱做面子”。看得我对懂人情世故的旧时职业人和旧时代好一阵想象。这次这小孩,茅庐初出,倒希望他继续这份拙与笨久些。

 

小孩儿,吉祥哦。

 

 

 

 

 

 

oldpanda:

今天的主题是西瓜,又到了西瓜的季节。
还有躲了一早上的猫猫,终于舍得出来了,知道我要给它洗澡一直躲着不肯出来@¥@()@